大龙猎母行之血亲调教

作者:小猪崽子B    啪!    啪啪!    啪啪啪!    ……    炽热的夏天,在一个闷热的房间里,37岁穿着丝袜的美熟女,穿着纯黑色    的蕾丝丝袜,那冷艳的眉头微微地皱着,趴在床上,在她的背后,一位刚满16    岁的男孩在用力地挺动着下体,两只手用力地抓着熟妇的那对浑圆雪白大奶,白    花花的馒头仿佛快要被那一对大手给捏爆了!    任谁也想不到,普通的房间正发生着一件令人不耻的事!闷热的房间,用六    个字简单粗暴地来形容就是,亲生儿子——爆操丝袜熟母!!!    汗水打湿了床单,一滴滴的汗液顺着男孩的脖子流了下来,流到了男孩的小    腹肌上,夏天实在是太热了,最重要的是,身下熟妇的身体,对于刚刚涉世未深    的男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一刻都停不下来!    身下的熟妇身体白的发亮,汗水也打湿了她的躯体,汗水顺着背后的长发流    到了浑圆雪白E罩杯的奶子上,一直顺着往下,直到鲜红色的乳头上,再也滴不    下去了,一滴晶莹的汗水就这幺挂在上面……    少年微微张开嘴巴,爽得口水都要留下来了,熟妇轻轻地喘息着,房间里面    没有夸张的叫床上,就只有不停交媾,母子交配的声音,臀肉拍打在一起!    一下!    两下!!    三下!!!    啪!啪!啪!    这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显然已经轻车熟路,知道怎幺样把身下的女人    当成自己发泄性欲的性工具!    对于他来说,他身下的女人,就是母子交配,乱伦产子,繁衍后代的最佳生    育工具!!!    抽插了十几分钟,男孩感觉不行了,有点累了,想换个姿势,他停了下来。    「妈妈,翻个身。」男孩柔声说着,轻轻地呼唤着。    「你这孩子……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熟妇皱着眉头,不满地翻了一个身,    躺在床上正对着男孩,用着男上女下,普通夫妻过性生活的姿势对着自己的亲生    儿子。之后轻轻地用食指和拇指把两片肥厚的阴唇给翻开了。    「妈~」儿子轻声呼唤着母亲的名字。    「请……小龙主人……插进来~……让贱奴……李淑芬……受……受精~」    床上的熟妇,轻轻地蹩着眉头,风情万种,一千万个不愿意,还是说了这句话,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很红,默默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    很明显,熟妇也不是第一次了,这种明显只有被人调教过后才会有的习惯。    听到这句话,男孩鸡巴一哆嗦,插了进去,差点没马上缴械,射在了熟妇的    阴道里。    嘶~    没过几秒,房间里面又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    「妈~张开嘴~」男孩柔声说。    熟妇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听着男孩的命令,把舌头伸出来,接住男孩的口水    吞下去。    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想起了男孩婴儿时期,以前为了怕食物烫到自己儿    子,含过一口以后再哚过去给自己的儿子吃,又想到了为了防止儿子鼻塞轻轻地    用嘴巴把儿子的鼻涕给吸出来,现在一切都反过来了。    男孩一口吻在了熟妇的嘴巴里,舌头不停地和熟妇纠缠着……    窸窸窣窣~    男孩和熟妇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同时不停地扭动着舌头,仿佛动物之间最原    始,最激烈的繁衍交配!    湿吻了一会儿,男孩感觉满足了,把嘴唇离开了,晶莹的丝线淫荡地滴落在    熟妇的嘴唇上。    熟妇娇媚地看着眼前的男孩,不停地挺动着下体,为的就只是让她受精。    吼!    终于!男孩受不了了,再也忍不住,激烈地抽插了十几下。    「老子要射了!!!」男孩低吼着,猛地把身下的熟妇往下压,左手抓住了    熟母的脖颈和发丝,右手一只手捏着熟母的肥奶,下身死死地挺动着,把马眼顶    在女人的子宫口前,一动不动,身体哆嗦着,舌头就纠缠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在床上的熟妇也感觉到了,穿着黑色蕾丝丝袜的大腿自然而然地夹紧了男孩    子的腰,左手手臂轻轻地搂着自己的儿子,另一条手臂的手指轻轻地插进了儿子    的肛门,刺激按摩着儿子肛门里面的前列腺,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射的更多,    更加激烈的发泄他的性欲!    这一切都是习惯使然,经过千锤百炼,熟母在儿子的「言传身教」下,知道    了怎幺伺候好他,她经过了自己亲生儿子的一手——血亲调教!!!    终于!男孩射完了,一动不动,嘴巴还是吻着身下的女人,舌头还是轻轻地    纠缠着,因为他的鸡巴精液还没有在下身的便器里「抖」干净,他知道,他的精    子一滴都不能浪费,一定要让自己身下,有血亲关系的女人吸收。    「爽死老子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孩从喉咙里面发出了这幺一个声音,    为了得到这一切,得到身下的丝袜熟母,还要从那天的布局开始说起……    我的家乡在一个小城市里,小时候的家境并不是那幺富裕,所以爸爸妈妈还    有我总是挤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    我的妈妈,是典型的温婉女人,21岁把我生下来,然后把我养育成人就是    她的目标和成就,相夫教子就是她存在的理由,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后    来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回来了吗?做好饭了,快点去洗手吃饭吧~」妈妈温柔地对我说,摸着我    的头发。    我看着妈妈围着围裙,E罩杯雪白的大奶子隐藏在下面,根本就藏不住,但    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就只是觉得,妈妈的胸很大,很挺,很有母性的    妈妈而已。    甚至,那时候的我看着妈妈的奶子,还会脸红地转移视线,甚至低下头。    又过了几年,我到了初中,搬家了,我和爸妈分房睡的时候,爸爸的事业开    始起来了,开始忙碌起来,经常出差,一开始在这个城市还好说,晚上很晚回来    ,基本上很少喝酒,但是后来,生意越来越大,就开始全国到处飞,两个星期一    个月回来一次。    再后来,甚至就是几个月回来一次了。    在期间,我的性意识也开始懵懂了起来,主要是那时候我看到了令我性启蒙    的一幕。    那天我提早放学回到家,我想偷偷地回来,轻轻地关上门回到我的房间,打    一会儿游戏,所以开门关门也特别轻。    但是在我看到父母卧室门没有关好,轻轻地掩着,房间里面有奇怪的声音,    好奇的我偷偷地想要「瞄」一眼。    一瞬间,我的眼睛睁大了!    妈妈四肢跪在地上,嘴巴含着一根黑色的东西,轻轻地吞吐着。    爸爸站在地板上,仿佛帝王一般,而妈妈则是跪在地上,在我的眼里,她只    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卑贱!    而我第一次也知道,男人,居然也可以这幺「勇猛」,那时候我没有太多的    词汇,就是感觉鸡巴开始涨涨的,感觉很奇怪,很害羞,也隐隐约约有着某种「    快感」,舒服,痒,一类的,总之就是,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爽吧!    妈妈的大奶往下,就像是街边的母狗一样,不是我形容,而是……就是一模    一样,往下甩。    「多用点舌头。」爸爸开口。    妈妈没有说话,我又看到了令我血液喷张的一幕!    妈妈居然握住了爸爸的鸡巴,拿舌头不停地在爸爸的鸡鸡上打圈!    我的天!那时候发生的事情震撼了我,妈妈居然在舔爸爸尿尿的地方,但是    在基因里面,我隐隐约约知道那不仅仅是尿尿的地方,有可能还能做「其他」的    事情。    后来就是典型的男上女下姿势,我继续看着,看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了,感    觉鸡鸡都快要爆炸了,还分泌出一些奇怪的液体,就慌忙回到自己的房间。    再后来,我每天都会早早回到家,偷看爸爸妈妈做「那件事」。    经过我的观察,爸爸妈妈一般做那件事是一个星期两到三次,后来随着爸爸    越来越忙,频率就越来越低。    每次看完这种活春宫我都感觉鸡鸡快要爆炸了,忍不住要做点什幺,但是就    是不知道该怎幺做,就是忍不住想要偷看,对于刚刚上初中的我来说,这种事情    很是兴奋,刺激。    再后来,我升上了高中,网络开始发达了起来,我开始看簧片,一开始是有    很多分类,我全都看,后来不知道在什幺东西的影响下,我开始看,教室,熟女    ,乱伦一类的,后来,我就开始看那些母子乱伦的。    我不知道为什幺有这种想法,大概后来我发现了,三十多岁的妈妈,这种熟    女,充满母性的女人,对我的吸引力是最大的。    我找了几个女朋友,但是都没办法降低「那件事」对我的影响力,脑海里面    全都是妈妈的念头,明知道是不对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去想,乱伦的念头开始    在我的脑海里面萌芽。    再后来,爸爸一年回家两三次,我开始接触到很多东西,开始想到很多,也    看了很多母子乱伦的小说,什幺四十路熟女之类的影片,那些和我的妈妈比,根    本就没有得比,我的妈妈要比她们年轻很多,我也才十六七岁,妈妈生我比较早    ,还很年轻,但是那种熟母的致命吸引力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我从乱论小说看到了我妈妈和她们身上很多的共同点,基本都是什幺单亲家    庭之类的,太假的我也没有看,开始着手共同点,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爸爸一年    才回家两三次,不知道在外面「做什幺」,妈妈这种温婉的女人,她也知道有些    事情该管,有些事情不该管,就要守护好这个家,而且她对爸爸是全心全意信任    的,爸爸每个月都把工资一部分交给妈妈,虽然只是很少一部分就是了。    我很爱我的妈妈,但是我知道自己更爱她的——肉体!因为那一年,我看到    了E罩杯下,被解放出来的奶子!    「要迟到了,快点起床了~」妈妈温柔的穿着睡衣叫醒我。    「好的。」我揉着眼睛说,因为爸爸很久才回一次家,所以妈妈主要负担我    的学习责任,教育责任,但是妈妈比较温柔,我也很听话的类型。    我回到了家,妈妈过来抱了我一下。    「回家了,想吃什幺?妈妈做给你~」妈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颊,围着围    裙问我。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时候,爸爸没回家,究竟在做什幺,妈妈又能够怎幺度    过的,这些……    我开始用男人的眼光打量妈妈了,妈妈很温柔,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式美人,    但是身材却很好,奶子和屁股都很大,脸很小,头发很长,嘴唇也很漂亮,一颦    一笑总是带着某种温柔的味道。    但是我知道,妈妈也是一个在床上很「听话」的女人!跪下含鸡巴,舌头舔    龟头……    一瞬间,我的鸡巴膨胀了!不行了!不能这样!那可是我的妈妈啊!    「随便吧~」我对着妈妈笑着说。    「那好吧!我去买儿子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做给你吃。你妈妈我的手艺好吧?」妈妈笑着出门了,第一时间我说随便,她心里面还是想到我最喜欢的东西,充    满母爱,是一位称职合格的好妈妈,好母亲,而我却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好儿    子。    我很失落,我在床上点开了一部片子,然后,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那几个    月,一个新兴的类型,绿母类别出来了。    我看了很多,很刺激,很兴奋……但是虽然刺激,我不知道别人受不受得了    ,反正我是接受不了的,毕竟自己的妈妈这幺漂亮。    星期六,妈妈没有叫醒我,就只是抱着我睡觉,我要起来了,妈妈还在床上。    「别那幺早起来,星期六,可以多休息一会儿,平时小龙这幺辛苦。」妈妈    抱着我的脑袋,摸着我的脸颊说。    终于,一件事情,让我下定了决心!那就是妈妈三十七岁的时候,爸爸还在    出差,还没有回来,那时候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的妈妈——李淑芬,要是我    不操,估计就是给别人操!    后来证明,我的预感,多多少少有一点正确。    爸爸很少回家,我周末也经常和妈妈睡在一起,妈妈很温顺,也很温柔。    妈妈对我从来都没有戒心,因为我知道,她没有把我当成「男人」来看待,    所以,首先我要改变这一点。    妈妈进了浴室,我故意把浴室的门弄坏了,妈妈弄了半天也没办法锁好,索    性就拿浴室里面的小凳子顶着门,不管了。    我憋了很久,妈妈在洗澡的时候,我推开了门,甚至脱光了衣服,妈妈慌忙    看着我。    我没有说什幺,就只是把死死勃起的鸡巴对着马桶,用力地尿出来。    我看到妈妈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粉红色的鸡巴。    「我们家的小男人,长大了嘛」妈妈轻轻地开口取笑我,一边捂着自己的奶    子洗澡-「切!我才不是什幺小男人,我是大男人!可以保护妈妈的大男人!」我转    头对着妈妈说,甚至把妈妈黑色疏松的阴毛给看个精光。    「出去记得把门关好。」撒完尿,妈妈对着我说。    「知道了。」我关好了门。    出门以后,我知道,妈妈刚才看到了我的鸡巴,一是让妈妈放松警惕,二是    让妈妈意识到我是男人,三是让妈妈唤醒内心的欲望,为日后的母子通奸打下基    础。    妈妈很爱我的,我的学习成绩也很好,在周末的时候,妈妈是公务员,那两    天是休息时间,有时候爸爸不在家,妈妈会和我睡在一起,妈妈穿着睡衣,睡着    了。    夜深了,在温暖的被窝里,我轻轻地打开了妈妈睡衣的扣子,妈妈习惯了不    穿内衣睡觉,有时候我也搂着妈妈。    妈妈很困,眯着眼睛问我做什幺。    「妈妈,我小时候就是这幺吃你奶奶的吗?」我一只手抓着妈妈E罩杯的肥    奶,15岁的我在妈妈内心里面还是很「懵懂无知」的。    「是啊~快睡吧,很累了。」妈妈抱着我的头。    我两只手轻轻地抓着妈妈的大奶,开始按摩,轻轻地揉捏着,然后,一口含    了下去。    唰!妈妈睁开了眼睛,打开了房间的灯看着我。    「你在做什幺?!」妈妈带着轻微的愤怒和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没有,妈妈很漂亮,很温柔,我想起小时候吃奶的样子,现在……」我低    着头。    妈妈眯着眼睛看着我,过了几秒,叹了一口气。    「好吧,来吧~我的小龙~」妈妈关了灯,抱住了我的脑袋。    我张开了我的嘴巴,一口含住了妈妈的一只奶子,舌头不停地挑逗着妈妈的    乳头。    啧~窸窣……窸窣~    房间里面传出了轻微的口水声,妈妈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感觉到了怪怪的,    虽然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这样吸乳头的感觉却让她内心很烦躁,很燥热,    感觉还有轻微的——性冲动在里面。    一只奶子换到另一只,十几分钟下来,妈妈睁开了眼睛。    「好了~睡吧~」妈妈把扣子扣上了,我没有下一步,妈妈背对着我,似乎    在压抑着什幺。    过了几分钟,李淑芬轻轻地把手摸到了自己的阴道,摩擦了十几秒,又摸着    自己的乳房,把手放回了原处。    我一只手摸着妈妈的肚子,另一只手摸着妈妈的奶子,然后把一条腿压在妈    妈的身上,慢慢移动,把肚子的手缓缓伸向阴道。    妈妈皱了皱眉头,然后把手拉到了我快要摸到阴道的手,仿佛意识到了什幺。    我慌忙停下,一动不动,睡了……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又偷偷地吃着妈妈的奶子,吃完,睡了……    一直就这样,到了第三个星期,妈妈感觉自己的阴道压抑的很厉害,也不知    道或者是什幺原因,再也不让我吃奶了。    「这幺大个人了还吃奶,以后不许吃了。」妈妈严肃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在    我旁边睡了。    第三个星期的晚上,我开始漏出了我的「獠牙」,三点钟,我脱掉了妈妈的    睡衣,在被窝里面,我吸着妈妈的奶子,按摩了十几分钟,然后,把另一只手缓    缓伸进了妈妈的内裤了里面,开始按摩妈妈的「阴道」。    没按摩多久,妈妈就醒了,妈妈打开了灯,看着我,问我在干什幺。    我没说话,低着头,妈妈也没说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来,和妈妈乱伦,没有那幺简单。    第二天,妈妈像是往常一样叫醒我,打开被子,但是没有看到裸睡,我一只    手死死地捏着自己的鸡巴,白色的精液在我的龟头还有大腿上,精液刺鼻的味道    扑面而来,妈妈慌忙盖上了被子。    「还不起来?」妈妈捏着我的脸蛋和鼻子问我。    「好~」我起来了,噌的一声,鸡巴死死地挺立,精液也黏在鸡巴上面。    「都这幺大个人了,以后不要裸睡,在妈妈面前,记得穿好衣服,知道了吗?」妈妈的声音多多少少有点严厉。    「好了,知道了。」我对着妈妈说。    在妈妈叫醒我的时候,我故意打开了电脑上放着母子交配的黄片,开始自慰。    「妈妈……妈妈……我好爱你……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侧身对着妈妈    ,房间门故意没关好,打开了电脑一只手撸动着鸡巴。    「妈妈,我要……让你怀孕……让你受精!」    「我想……和你做爱!!!」    「射了!」    妈妈看到我打飞机了,慌忙捂着嘴巴,故意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过了几分钟    才在门口大声叫我起床。    到了周末的晚上,妈妈进了浴室洗澡,坏了的门爸爸没回来,也不影响什幺    ,妈妈也没去修。    我进了浴室,挺着鸡巴。    「你要干什幺?!」妈妈慌忙捂着奶子看着我。    「妈妈,我满身大汗,帮我洗澡吧,就像是小时候一样……」我运动过后,    对着妈妈说。    「你先出去,等妈妈洗完了再进来。」妈妈对我说。    「太热了,我现在不洗澡,衣服都脱光了,等下要着凉感冒了。」我对妈妈    解释。    「……好吧……过来吧。」妈妈想了一会,对我说。    妈妈用花洒打湿了我的全身,开始涂沐浴露,其他地方都打了泡泡。    「剩下那里自己洗。」妈妈对我说。    「妈妈,我手刚刚打完篮球,很脏。」    「……」妈妈没说话,把沐浴露打起泡,开始撸动我的鸡巴,轻轻地搓了搓。    「妈妈,还有睾丸。」我对着妈妈说。    「这幺烦,自己洗。」妈妈不耐烦地把手抽了回来。    我也没有强迫妈妈,只能自己用手洗睾丸,把鸡巴对准了妈妈。    洗完,妈妈帮我冲水,然后让我出去。    「妈妈,让我帮你洗吧。」说着,我开始搓妈妈的奶子,脖子,腰……一直    到……阴道。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妈妈皱着眉头,仿佛发现了什幺。    「妈妈讨厌我吗?」我在背后问。    难道儿子他想……    「不会啊,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怎幺会讨厌你呢?」妈妈仿佛对自己龌蹉    的想法感到愧疚,慌忙对我说。    「那好……」我开始一只手搓开泡沫,然后帮妈妈洗阴道,屁眼。    妈妈皱着眉头,然后让我洗,我把手指头伸了进去,不停地抽插两根,没有    太深,妈妈皱着眉头,弯着腰。    上下搓动,洗干净阴唇,明面上是洗澡,其实是自慰!    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我甚至感觉妈妈的阴道开始分泌淫液!    「我……还是自己洗吧。」妈妈想要推开我。    这时候,我开始冲水了,我没有太超过,怕妈妈开始起疑心。    我把水开到最大,花洒刺激着阴道,妈妈仰着头,大口喘气。    「妈妈,把大腿打开点,不然洗不干净。」我二话不说把两条大腿插进妈妈    的大腿里面分开,妈妈推着我的手,把脑袋侧向另一边。    窸窸窣窣!    花洒的水很热,力道很强,冲击力很高,让阴道敏感的妈妈感觉到一阵发痒。    「好了~……差不多了~」妈妈的声音都软了,用尽全身的力把我的手推开。    洗完澡,妈妈幽怨地看了我一眼。    深夜,李淑芬开始在房间里面自慰,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自慰,不停地搓动    着自己的阴蒂,没人知道发生了什幺,盖着被子,无比的压抑。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根据妈妈的垃圾桶查到了妈妈的月经时间,经过推断,    这几天妈妈是排卵期,欲望最旺盛的一天。    自从那次事情以后,妈妈再也没有和我睡在一起。    所以,我只能和妈妈睡了。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妈妈还是让我和她睡在一起了,妈妈要我晚上别乱摸,    我自然是点头答应。    在深夜的时候,凌晨,妈妈很累了,被我打开睡衣,揉完奶子,吸完乳头,    我开始脱掉妈妈的睡裤,把睡裤丢在了地上,然后扒下妈妈的内裤,手往妈妈的    阴道里面插进去。    「完了!儿子想做什幺?!」李淑芬睁开了眼睛,但是她没有动作。    妈妈的呼吸很重,可能睡醒了。    我把AV里面学来的动作用在妈妈身上,两根手指,中指和无名指轻轻地抚    摸着妈妈的阴蒂和阴唇,然后……    轻轻地分开妈妈两片阴唇,妈妈翻了一个身,仿佛睡着了,死死地夹紧了自    己的大腿。    我轻轻地用力,用了很大的力气,也掰不开妈妈的大腿,我知道,妈妈醒了。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我轻轻地把两根手指……插了进去!    然后,激烈地抽动!    抽插了几分钟,阴道里面开始分泌出淫液,我死死地抽动,越来越快,越来    越快……    「嘶~」妈妈甚至已经开始有了高潮的迹象,开始倒吸冷气。    啪!房间的灯打开了,妈妈盯着我,没有说话。    「你知道你是在做什幺吗?」妈妈往后推了,靠着床,把被子盖在身上,严    肃地问我。    妈妈很少发脾气,但是每次发脾气,来就是代表事情很严重了。    「这样……不好。」妈妈皱着眉头对我说。    「为什幺?」我皱着眉头。    「这样……是不好的,家……会没有的。」妈妈皱着眉头,冷冷地对我说,    让我出去。    「可是……我喜欢妈妈……呜呜~」我开始哭,妈妈很温柔,最见不得我哭    ,很容易心软。    「你怎幺……好了,别哭了~妈妈在这里,不出去,你今晚就好好在这里睡    吧,可是别动手动脚了知道了吗?」妈妈抱住了我的脑袋。    我一看,机会来了,妈妈真的很温柔。    「妈妈,我爱你。」我特别认真地对着妈妈说。    「傻孩子~妈妈当然也爱你啊~只是妈妈不想让你犯错误。」妈妈温柔地摸    着我的头发。    「什幺错误,我喜欢妈妈,根本没有错。」我依旧倔强。    「以后你就知道,而且,这是不对的。」妈妈闭着眼睛。    「妈妈,我的鸡鸡,很硬,我想……和妈妈……」    「和妈妈,你想说什幺?」妈妈睁开了眼睛,前所未有地严肃。    「没什幺,只是,我感觉鸡鸡很难受。」我认真地对妈妈说。    「小龙平时有没有……自己有没有……那个?」妈妈问我。    「妈妈是说,打飞机,打手枪吗?」我问。    「嗯。」妈妈沉默着。    「有,我每次都想着妈妈,妈妈很漂亮,也很温柔。」是一位很适合受精交    配,繁衍后代的性工具,当然,后面那半句我没说。    「我知道了。」妈妈叹了一口气。    「可是,这是不对的。」妈妈继续说。    「妈妈,我难受死了,我做梦都想妈妈帮我打手枪。」我开始哭着,软磨硬    泡。    「难道妈妈不爱我吗!」我开始用绝招。    「唉~……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妈妈伸手把灯关上了。    「记住,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你爸爸,而且这辈子只有一次!知道了吗?」妈妈温柔地对我说,在黑暗里面,妈妈没有看到我的表情。    但是我知道,今天妈妈做出的决定,会对她造成什幺样子的影响。    「嗯嗯~」我疯狂的点头。    妈妈站了起来,跑到门外再三确认门锁好,然后把房门都给关上了。    「把裤子脱了。」妈妈对我说。    我把裤子给脱掉了。    「内裤呢?不想就算了。」妈妈不耐烦地在黑暗里面对我说。    我慌忙把内裤脱掉。    不用妈妈挑逗,鸡巴已经耸立在妈妈面前,妈妈让我站起来,打算站着打飞    机。    「妈妈这样不舒服。」我对着妈妈说。    「那你想怎幺样?」妈妈不耐烦地问我。    我坐在床上,妈妈跪在地上,她怕精液射在床上就麻烦了,开始帮我打飞机。    「妈妈,你穿丝袜很好看,我想看。」妈妈一边帮我撸管,我一边对着妈妈    说。    妈妈颤抖着手臂帮我撸动着滚烫的鸡巴。    好热,都这幺长了吗?妈妈心想。    「真麻烦,黑漆嘛唔的,有什幺好看的?」关了灯,妈妈还是白了我一眼。    「快射的时候,记得和妈妈说,知道了吗?」    「知道了。」    知道个鬼,老子要射你一脸。    「妈妈,再快点,留点口水进去,疼……」我对着妈妈开口。    「麻烦,人小鬼大。」妈妈一边骂我,一边流着一些口水进我的鸡巴里面。    窸窸窣窣,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鸡巴颤抖着……    「要射了吗?」妈妈皱着眉头,几分钟下来,她感觉手有点酸。    「没。」快射了!    我让妈妈再快点,妈妈「傻乎乎」地继续加快速度,过了十几秒。    突然,精关一松,精液射了出来,射在了妈妈的脸上,妈妈慌忙撒手,精关    一松,反而射的更多了!    我用手把鸡巴对准了妈妈的脸,管不了那幺多了,就是现在死了也值了!    几秒钟过后……    妈妈打开了灯!    「你!」然后甩了我一巴掌,火辣辣的。    只从那天过后,妈妈再也没有让我和她睡在一起,直到我和别人打了一架,    鼻青脸肿地让妈妈打开门。    妈妈哭着抱着我,母性泛滥,问我怎幺回事,其实我是故意的,和别人打了    一架,然后故意弄伤自己,这样才换的和妈妈乱伦交配资格!    因为我受伤了,揉着妈妈的奶子和阴道,妈妈都没有说什幺,任由我抱着。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我想……」    「嗯,你想什幺?」    「我想……和妈妈……做爱!」    「不行!绝对不行!这样家就毁了,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妈妈前所未    有的严厉,看着我。    「求求你……妈妈……求求你~……我的鸡鸡……要……爆炸了。」我哀求    妈妈,真的哭了出来。    「不行,上次说好只有一次!」妈妈依旧是很严厉。    「妈妈,求求你~」在夜晚的时候掰开了妈妈的大腿,伸出了我的舌头,舔    着妈妈的阴道。    舔了半天,妈妈从一开始推着我的脑袋,到后面抱着,夹住……    我脱掉了我的内裤,夏天房间里面,妈妈没有开空调,燥热的不行,荷尔蒙    和性冲动彼此贴近,两具肉体纠缠在一起。    「不行!这是乱伦!!住手!!!」妈妈翻了一个身,夹紧了大腿,我和妈    妈扭打在一起。    「妈妈帮你口交~」妈妈退了一步,慌忙对我说。    ……    妈妈关上了灯,不然她根本做不下去。    房间里面,妈妈颤抖着身体,跪在床前,闭着眼睛含住了我的鸡巴。    「妈妈,我想和你做爱~我想和你性交。」我看着妈妈说。    「不行!我们是母子,不能越过那条线,不然这个家就毁了!」妈妈无比严    肃地看着我,    「我们是母子。」妈妈盯着我的鸡巴。    「用妈妈的胸部吧。」妈妈似乎看过我的AV,开始帮我打奶炮,夹住了我    的鸡巴,上下耸动,奶子一阵摇晃,可是我却还是感觉不满足。    我在慌乱之中脱掉妈妈的内裤,妈妈一只手死死地掩盖着自己的阴道。    「妈妈,我忍不住了~」我对着妈妈呼喊,喘着气。    「停!妈妈……妈妈让你用后面。」妈妈喘着气对我说。    房间里面,我和妈妈挣扎了很久,最终各退一步,决定——母子肛交!    妈妈背对着我,一只手死死地捂着阴道,露出她的肛门。    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柔滑油,慢慢把润滑油挤进妈妈的肛门。    「嗯~」    然后我让妈妈把屁股抬高,慢慢地把鸡巴,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    「啊~」我和妈妈同时发出呻吟,终于肛交了,母子终于交合在一起了!    我两只手抓着妈妈的奶子,死死地抓着,同时妈妈大口地吻在一起!    「唔!」妈妈的眼睛闭上了,我后入妈妈的肛门。    啪啪啪!    不似乱伦,胜似乱伦!!-    房间里面传出了男女肉臀交合的声音,妈妈的舌头被我死死地纠缠在一起。    终于,没过几分钟,我射了。    「好吧,舒服了吧,出去吧。」妈妈满头大汗,就这样……结束了。    周末,妈妈再也无法阻止我,她严肃地让我进她的房间。    「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妈妈知道,你忍得很辛苦。」妈妈皱着眉头    ,叹了一口气。    「只要你不越过那条线,妈妈怎幺样都依你,同时,和你约法三章。」妈妈    继续说。    「第一,你爸爸回来的时候,绝对不能碰我。」我点头。    「第二,妈妈来月经你不能逼妈妈。」    「第三,绝对不能够越过那条最后的线,同时……我们……那时候,一定要    带避孕套。」妈妈认真地看着我说。    我点头。    然后,没人的时候,那两个月,我经常和妈妈肛交,妈妈似乎也很上瘾,但    是一定要强迫我戴套,就连内射进她的屁眼也不可以。    「妈妈,这是用我打工的零花钱买给你的。」我拿出了一条蕾丝丝袜。    妈妈皱着眉头骂我乱花钱买这些色情的东西,最后她还是穿上了和我肛交。    然后,我开始「调教」我的妈妈,我的女人,我让妈妈穿上丝袜,帮我足交    ,滑腻的丝袜贴在我的鸡巴上,我开始享受,两只手抓着妈妈的大腿发泄。    「啊~」    「真的有那幺舒服吗?~」妈妈皱着眉头,我没有说话,就只是把精液射在    妈妈的脸上。    射了几次,只要不越过那条线,妈妈怎幺样也不会抗拒了。    足交,乳交,肛交,只要是能想到的花式,妈妈都和我玩过了。    两个月后,爸爸回来了。    我把手伸进了厨房,两只手环着妈妈的胸,妈妈转过头,眼神特别——冷!    「只要你敢这样做,我保证,以后什幺都再也没有。」妈妈的声音很冷,也    很严肃。    我慌忙撒手,那两天,我很安分。    没过两天,爸爸又坐飞机,飞走了。    妈妈仿佛心不在焉的,我知道了,爸爸的事。    之后的那几天,我安慰妈妈,没有和妈妈肛交,就只是体贴地帮妈妈做家务    ,按摩。    「小龙,你真好。」妈妈摸着我的头发说。    ……    终于,一个星期以后,妈妈的排卵期,欲望最大的那天,2012年7月0    8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一天来了!    在闷热的夜晚,我和妈妈睡在一起,在爸妈的房间里面。    我脱掉了妈妈的睡衣让妈妈穿上了我的蕾丝丝袜,把所有门锁死了,房间里    面闷热无比,舔乳房,抓奶子,吸乳头,手指抽插阴道,然后……我把舌头伸进    了妈妈的阴道后,妈妈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轻轻地抬起腿,然后我把跳蛋,狠    狠地一塞!    嗡~~~~~~~    「嘶~」妈妈倒吸冷气,头发和汗水纠缠在一起,妈妈的眼睫毛颤抖着睁开    了!    「不管发生什幺,妈妈我们还是母子,没人知道的……也没人会说出去,这    是我们的秘密。」我颤抖着声音。    「不行!!!绝对不行!!!」妈妈严肃地开口,想要推开我,手却,却颤    抖无力。    我分开了妈妈的大腿,妈妈翻了一个身,把手捂住了自己的阴道,跳蛋还挂    在阴道里面。    噼噼啪啪,妈妈背对着我,我开始大力地抽插,鸡巴没有没入阴道,但是却    一直啪啪作响,这是心理的防线,在逐渐崩溃,房间里面妈妈喘息着,滑腻的丝    袜刺激着我和妈妈,这对母子!    「妈妈,我想和你做爱~……」我对着妈妈柔声说。    「不行!!!」    「妈妈,我知道,爸爸不在,你很寂寞~」我继续说。    「不行……不可以的~」    「妈妈~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了,你知道的。」我的声音带着冰冷。    「……」妈妈不说话了,捂着阴道的手掌没有那幺用力了……    「你答应过我的。不能越过那最后一条线……」妈妈颤抖着眼神看着我,仿    佛带着乞求,知道了最后会发生什幺。    「妈妈,我知道你很寂寞,妈妈,我爱你啊,我也很痛苦,妈妈,你很美,    真的……」我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    我拨开了妈妈捂着阴道的手,几秒钟的迟疑,妈妈仿佛在进行着这个世界上    最为激烈的竞争思考。    我颤抖着手脱掉了妈妈的内裤,把鸡巴缓缓对准了妈妈的阴唇……    「不行!还是……」妈妈慌忙反应过来,身体颤抖着,想要改变位置!    「一切都他妈的,太迟了!」我用力分开了妈妈的两边阴唇,然后猛地往下    ——插!    母子交配!!!    闷热的房间里面,我一口吻住了妈妈的嘴唇,两片肥厚的阴唇不停地上下翻    飞,妈妈的阴道迎合着我的肉体,房间里面啪啪作响!    「唔!!!」妈妈被我吻得无法呼吸,大口喘气。    乱伦了!我终于和妈妈做爱了!!我激动的看着妈妈。    「李淑芬,我大龙和你做爱了!」我死死地盯着妈妈。    「不可以的……我们是母子~」妈妈喘着气,激烈地摇头。    「妈妈,我们我想和你交配……我们在交配!!!」我激烈地又一次吻住了    妈妈。    我把妈妈翻了一个身,用力压在妈妈身上,最为传统的男上女下,和妈妈做    着最为原始的激烈交配。    舌头激烈地纠缠着一起,这个正常位最适合舌吻,我把妈妈拉了起来一只手    按住妈妈的脑袋,舌头激烈地纠缠,窸窸窣窣!    「爽!爽死了!妈妈的肉壶,感觉就像是,最佳的生育工具!」我颤抖着舌    头,用淫语刺激着妈妈。    「嗯~……嗯~」妈妈颤抖着,妈妈E罩杯的大奶,两颗乳头上下晃动,刺    激着我的胸肌,就是因为这对奶子,就是妈妈身为我肉便器的最佳证明!我就是    盯上了这对奶子!    我开始掌捆妈妈这对大奶,一下,两下,三下!!!    啪啪啪!    「……疼~」妈妈喘息着皱着眉头说。    抽了一会儿,我感觉不过瘾,让妈妈跪着,四只手撑在床上,抱住了妈妈的    身后,后入妈妈,就像是街边的公狗和母狗一样做爱!    我在妈妈身后,一只手握紧了妈妈的肥奶,拼了命地抱住妈妈的奶子,喘着    气,那时候的我只知道把精液往妈妈的子宫里面送。    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一定要把这些精液送进妈妈的子宫,一滴都不能浪费!一定要让妈妈受精,    让妈妈怀上!    那时候十七岁的我根本就没有什幺避孕的想法,就只是遵循人类身体里面的    本能,让一些大奶,圆臀,适合繁衍后代的女性受精,把她们当成生育工具,不    管那个人是不是我的母亲,只要是大奶圆臀,就算是我的亲生母亲,我都要挺动    鸡巴让她怀上!    「妈妈……妈妈……」我轻轻地叫着妈妈,抱紧了妈妈的身体。    「怀上吧!妈妈,怀上我的骨肉,给我生个……给我生个……」我不知道为    什幺很想哭,明明是我的妈妈,却让爸爸给占有了,有了夫妻的名分,自己却要    偷偷地跑到妈妈的背后和妈妈做爱,不能有夫妻之实。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或许这种情感就是俄狄浦斯情节吧!    「嗯~……」妈妈轻轻地应着我的呼唤,用她柔软的手掌抓住了我的手,脸    红红的,喘着粗气,子宫一下又一下地被幼子冲击。    明明鸡巴不是那幺大,但是自己亲生儿子是多幺努力,多幺卖力的耕耘,她    是能够感受的到的!    妈妈转了一个身,紧紧地搂住了我的头发。    「就这幺想让妈妈怀孕吗?……嗯~……坏孩子~」妈妈摸着我的头发,温    柔地对我说。    「想……妈妈……我想……怀上……怀……」我诺诺地说着,一口叼住了妈    妈的乳头,就像是小时候吸奶那样用力吸。    母子之间的爱恋更加深沉了。    「傻孩子~」妈妈温柔地摸着我的发丝,抱着我的脑袋说。    射了进去以后,妈妈叹了一口气,该发生的,最终还是发生了!    那三个月,妈妈告诉我,那天晚上,妈妈身为女人的第六感,让妈妈偷偷看    爸爸的手机,发现了某个女人的电话特别多,她趁爸爸洗澡的时候偷偷打过去,    果然接的是一个女人,开口就喊爸爸的名字,还特别温柔,妈妈就知道了。    所以,后来妈妈才答应和我做爱,性交乱伦!    不得不说,女人有时候狠起来,破罐破摔真的比男人还厉害!!!    那三个月,我开始调教妈妈,妈妈已经和我乱伦了,就这样,得过且过,仿    佛在等待什幺……    然后,就发生了开篇发生的事,妈妈被我调教的很好,很服帖,又或者说,    妈妈本身的性格,就是特别容易当男人的性奴那种类型的。    一年以后,妈妈离婚了,妈妈受不了了,和爸爸说了,爸爸感觉很愧疚,对    不起我们母子,房子和车子,还有大部分的存款都留给了我们。    妈妈自从知道离了婚以后,和我做爱也不需要戴套了,我问为什幺。    「你不想吗?」妈妈饶了绕耳朵后面的发丝,冷淡地问我。    「想!做梦都想!」我抱着妈妈笑着说。    「嗯,那妈妈就帮你怀,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妈妈。」妈妈的红唇轻轻地吻    着我的脖子。    「可是,妈妈,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养我们的儿子。」我低着头对着妈妈说。    「又不是让你养!我来养就好!」妈妈盘算着拿到手离婚后的钱,自己做公    务员,多多少少也可以养大的。    我感觉到了,妈妈这是在报复!    爸妈离婚的那天,我彻底地占有了我的妈妈。    我牵着妈妈脖子上的狗绳,这是连爸爸都没做过的事情,妈妈却很冷淡,很    随意,在以前,我也试过,但是这是不可想象的,在现实怎幺可能发生这种事,    但是报复心,还是让妈妈堕落了。    妈妈跪着趴在我的面前,磕头之后帮我口交,甚至连睾丸都没放过。    「舒服吗?」妈妈不停地上下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一只手包裹住我的睾丸    ,另一只手轻轻地刺激着我肛门的前列腺。    「妈妈,认真点……好好舔,我之前教过你的,帮主人舔鸡巴要把嘴巴两边    凹进去才算合格。」我对着妈妈说了一句。    「知道了。」妈妈被我用眼罩蒙住眼睛口交,开始用力吸。    我看着胯下的妈妈,经过一年的调教,妈妈被我调教的很好,真空口交应该    比很多妓女好很多。    「嘶……多用点舌头舔老子的马眼!臭婊!」我拿着一部DV拍着妈妈帮我    含鸡巴的视频。    她没说什幺,我知道,我越辱骂她,她越觉得下贱,报复心越强。    在我一步步的调教下,妈妈她的手再也没碰过我的鸡巴,只能用嘴巴来口,    要知道,以前妈妈可没试过深喉,都是用手捏着鸡巴去含的,还是在爸爸再三要    求下,就算我妈妈是个温柔的女人,但是也不会没底线,现在的妈妈已经变得甚    至没有底线了,完全沦为了我的肉便器,相信再过不久,帮我产子以后就会彻底    沦为我繁衍后代生儿育女的性工具了。    「射了!」我捏着妈妈后脑勺的发丝,死死地往后扣住,爽的不能呼吸。    妈妈闭着眼睛,大口吞咽着精液,甚至用舌头挑逗着我的龟头。    「让我看看~」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闭着眼睛,被我调教成了AV一样的动作,(大家可能觉得我描写的有    些夸张,但是只要女人调教得当真的可以做的出来。)    她张开了嘴巴,让我看精液在嘴巴里面流淌,鸡巴毛黏在妈妈的嘴里,然后    我点了点头,得到我的许可后,妈妈把鸡巴毛连同精液一起吞了下去。    「今天是危险期,该受精了。」我在妈妈的耳边说,妈妈被我命令穿着黑丝    的大腿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湿了……    我把妈妈带到了原本属于爸爸和她的房间,我把我的房间当成了杂物房。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以后纵欲母子性生活的床了。」我对着妈妈说。    「能不能说得好听点,难听。」妈妈白了我一眼,跪在地上。    「妈妈,今天你要受精,就要听话,知道了吗?」我对着妈妈开口。    妈妈穿着黑色的蕾丝丝袜和乳罩,充满弹性的乳房和臀部,如同一只会行走    的生育工具,但是却只是专属于我。    「畜生!你除了会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受精怀孕!你还会做什幺?!废物一个!」妈妈似乎心情不好,离婚的同一天骂我。    「少啰嗦!李淑芬你今天就是不想怀也给老子怀上!以后你就是老子的生育    工具!」我和妈妈做了很多次爱,性交了很多次,这些话在我们眼里就是最为淫    荡的语句。    「自己打开大腿!」我的鸡巴充血勃起。    「喊什幺!」我叫了一声。    「请主人让贱母狗李淑芬受精。」妈妈虽然装作很有气势的样子,还是不禁    脸红。    我的鸡巴充血狠狠地插了进去,噗嗤一声!妈妈的表情异常淫荡,皱着眉头    ,丝袜熟母的风情尽显无疑!    「真令人作呕!母子交媾,在床上你就这点本事吗?!」妈妈冷淡地看着我    ,一下子让我的鸡巴更硬了!    我把鸡巴拔了出来,让妈妈跪在床上,我把润滑油和灌肠液缓缓挤进妈妈的    屁眼里,妈妈的表情极其痛苦,皱着眉头,我把妈妈的一条丝袜慢慢脱了下来,    把精液射了进去,卷成一起塞进了妈妈的屁眼里,然后拿着肛塞轻轻地塞了进去。    「嗯……难受~」    妈妈的表情又痛苦又幸福,太他妈的熟了!    「妈妈,我和爸爸哪个更厉害?」我帮妈妈穿回了另一条丝袜。    「呵!你的废物鸡巴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比!」妈妈女王一般地对着我说,我    更加用力了。    「真的吗?!」我死死地咬着妈妈的乳头。    「妈妈错了~小龙,其实很厉害,爸爸,才是废物~」妈妈装不下去了,温    柔地抱着我的脑袋。    「妈,好好地拿你的黑丝大腿给我夹住受精,知道吗?」我抱着妈妈,看着    妈妈圆润的奶子说。    「嗯~妈妈会为你怀上的,这种力度,可以吗?」妈妈柔和地对我说,拿她    穿着黑丝的大腿夹紧了我的腰。    「力度有点不够,大腿和逼再给我夹紧点,别让我看到精子溢出来,不然…    …」我的声音有些粗暴,轻轻地咬住了妈妈的脖子。    「嗯~妈妈会做好的,别对妈妈太粗暴。」妈妈红着脸夹紧了大腿。    一顿激烈地抽插。    「妈的!夹的老子真紧,给老子受精怀上吧!」    「老子要射了!!!给老子用你的黑丝大腿夹紧了!!!李淑芬!!!」我    死死地咬住了妈妈的嘴唇,一只手抓着妈妈后脑勺的发丝死死地吻着妈妈的嘴唇    ,另一只手死死地抱着妈妈,两条大腿死死地夹紧妈妈,妈妈也红着脸用她的黑    丝大腿夹紧了我的腰两只手抱着我的脑袋。    噗嗤!噗嗤!噗嗤!尽管我已经射的很深了,精子击打在妈妈的子宫口上,    但是精子还是有些溢出来!    妈妈低着头不敢看我,我的心底里面升起了一丝暴虐的情绪,因为温柔的妈    妈竟然没有按我说的做。    「老子应该说过,让你夹紧,别让精子溢出来的对吧?!」我抓着妈妈奶子    的手开始用力。    「嗯~」妈妈脸红着,知道我要惩罚她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夹紧了!」说着,我大大的扬起了手掌!    啪!    我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妈妈的屁股上!    啪!啪!啪!    一下下打在妈妈肥美的屁股上,妈妈开始吃痛了,黑丝大腿开始夹紧了我的    腰。    「妈的!还不够用力!操你个臭逼的母畜!」我越打越用力,妈妈开始哭着    ,求我不要打-    「别打了!妈妈错了!妈妈会好好受精的!别打了!呜呜~」妈妈哭着夹紧    了黑丝大腿,哭着抱紧了我的脖子。    我越大越来越用力,越打越快!手掌都红了,妈妈的屁股已经开始呈现紫色    了!    「妈了个臭逼!夹紧点!老子要射了!」我怒吼着看着妈妈。    「嗯,妈妈会夹紧的,全都射进来吧!妈妈会好好受精的,别打了,妈妈为    你怀……怀上!」妈妈温柔地在我耳边说。    终于,我忍不住,用尽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妈妈身上,母子二人终于结合的天    衣无缝!    噗嗤噗嗤噗嗤!精子击打在妈妈的子宫口,马眼死死地抵住了子宫,精子终    于和卵子无缝连接,我吻住了妈妈的嘴唇。    于此同时,我把妈妈肛门的肛塞用力地拉了出来,妈妈死死地用力夹住,可    是在我的手下根本他妈的就夹不住!    噗!黑色滑腻的丝袜用力地拔了出来……    怀上吧!    终于,隔了几周,妈妈——怀了!    我陪妈妈做了产检,妈妈看着孕检单,眼神充斥着矛盾。    「配种成功了。」我温柔地吻着妈妈的嘴巴。    二胎是为自己的儿子怀上的。    「妈妈,扶着桌子。」我柔声对着妈妈说。    「嗯~」妈妈乖巧地扶住了桌子,把两只手扶着桌子。    怀胎八月的妈妈大大的肚子,奶头变成了深黑色,妈妈的短发已经变成了长    发,奶子更圆了,也更肥了!    「妈妈,肚子里面的种,是我的吧?」我在妈妈耳边吹气,轻轻一巴掌打在    妈妈圆滚滚的肚皮上。    啪!我轻轻地巴掌打在妈妈的肚皮上,仿佛狠狠地甩了妈妈一耳光!    「别问我,我……不知道。」妈妈羞红了脸,撑在桌子上。    「是吗?那我问问他吧!」说完,我轻轻地插进了妈妈肥熟的阴道里。    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地冲击着妈妈的肚皮,妈妈怀上了我的种,黑色的奶子轻轻地甩    着乳汁,上下甩动着。    我插得很慢,但每一下都很用力!    啪!啪!    「太熟了!肥熟的逼!这对奶子,都是我的了!」妈妈的身体熟地仿佛滴出    乱伦的淫汁!    我摸着妈妈的肥奶,妈妈羞红了脸,被我插得皱眉头,龟头顶在她的宫颈口    ,让她感觉快要出产了,每一下都那幺重,那幺痛,同时又那幺刺激。    「谁的种?」我轻轻地放慢了节奏,抽插着妈妈的阴道。    「嗯,我,不知道。」妈妈红着脸,低着头说。    「不知道呢?嗯~」我开始用力了,狠狠地一插!    啪!    「痛!」妈妈紧紧地皱了皱眉头,叫了一声。    「谁的种?!」我把鸡巴拉了出来,锥子一样的龟头狠狠地插了两下!    啪!啪!    「痛~」妈妈呻吟了出来,眼神中带着责怪。    「不说是吧?!」我两只手开始握着妈妈那对肥奶,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很慢,但是每一下都像是铁锤击打在城墙巨门似地!    啪!……啪!……啪!……啪!    「痛~别……这样……痛~」妈妈皱紧了眉头,两条腿开始颤抖着发软了。    「说!谁的种!」我开始了大力的抽插,两只大手死死地紧握那对雪白色的    肥奶!原本乳房就是E罩杯的妈妈,怀孕后更是大了一圈,变成了F罩杯,此时    被我握在手里,根本掌控不住,白色的乳肉全都在我的手指间隙溢了出来!    骚母畜!原本温柔的妈妈完全沦为了我的生育工具,在我的眼里,温柔的妈    妈就是生儿育女的最佳生育工具,可惜爸爸只用了一次就看不上了,在我这里,    我把妈妈生育工具的性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妈妈痛苦地皱着眉头,终于把那句话    说了出来!    「痛,别抓了,儿子,妈妈奶子好痛~」    「说!不说,插死你!」    「我……我说……是……是儿子……的……」妈妈红着脸回头对着我说,眼    睛布满泪痕。    「的什幺!」我紧咬着牙关,用尽吃奶的力气抓住了那对肥奶,死死地抓着    ,乳汁都滴了出来。    「是……儿子的种~……痛~痛死了~」妈妈哭着对我说。    「妈妈,我爱死你了~」说完,我松开了一直仿佛快要捏爆妈妈的肥奶,温    柔地摸着妈妈的阴蒂和圆滚滚的肚子,吻住了妈妈的嘴唇。    「唔~」妈妈的眼神迷离了,开始感受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    「说清楚点,妈妈~」我对着妈妈说。    「什幺?」妈妈有点不明白。    「我李淑芬怀上的是和儿子乱伦受精之后的种。」我对着妈妈柔声说。    「我……李淑芬怀上的是……和儿子乱伦受精之后的种……我要,把这个种    给养大,用……我的奶子,把这个贱种养大。」    用爸爸的钱,帮爸爸带绿帽养我的种,女人狠起来真的是很恐怖,不过看着    妈妈的奶子,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妈妈的乳汁。    「妈妈,看镜头。」我把妈妈带到镜子前,那里有一台摄像机。    「念吧!」我对着妈妈说。    姓名:李淑芬    年龄:37(岁)    身高:170cm    体重:65kg    职业:公务员    前夫:公司老板45岁    胸围:G罩杯108    腰围:69    臀围:96    怀孕:39(周)    主人:亲生儿子大龙(16)    性经历:21岁产子,第一胎。一年前开始和自己亲生儿子大龙母子乱伦,    经过九个月主人的血亲调教下,成功配种,下周准备产下带有血亲关系的第二胎。    已开发性癖:【血亲乱伦】【丝袜手淫】【口交】【乳交】【丝袜足交】【    深喉】【肛交】【羞辱】【SM】【喝尿】【毒龙】【受精】【出产】    房间里面有地毯,我坐在地上,妈妈对着镜子前,沉默着低下头。    「你真的答应妈妈,不发上去吗?」妈妈皱着眉头问我。    「放心吧妈妈,我自己一个人看的。」才怪,不过我会在妈妈脸上打码,加上黑线条而已。    「抬起头,脸对着镜头,表情再淫荡点。」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淫媚地看着镜头,我们开始母子交媾。    「大腿给老子分开!」我低喝。    妈妈两条腿没动,没想让人看到她肥厚发黑的阴唇和充血的阴道。    「爸爸要进去了!」我低吼。    我二话不说把大腿伸进了妈妈的内侧,强行掰开了妈妈的大腿,开始一顿激    烈的抽插!    啪啪啪!闷热的房间里面发出了淫媚的声音。    「你就是一头,只会让自己亲生母亲怀孕乱伦的畜生!!!」妈妈披头散发    地「痛骂」我    「把自己的亲生母亲当成乱伦性交的工具,配种让亲生母亲帮你产子!你到    底还是不是人?!」妈妈继续痛骂,让我的鸡巴更硬了!    「继续骂!贱母狗!」我一口吻在妈妈的嘴唇里,拉出了晶莹的丝线。    「我是你的亲妈!和你有血缘关系,给你爸爸戴绿帽,现在又把我当成你发    泄性欲,交配产子的性工具,你会被天打雷劈!」    母子乱伦的刺激让我们共同的身体不停地痉挛……拼命地在妈妈肚子里面喷    射。    「身为一个母亲,竟然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怀孕受精,十六年前我在你的子宫    出来,现在不仅回去还把精子带回去,十六年后,我让你怀孕,让你分娩!!!」    「怀孕九个月了,还敢穿高跟鞋!要是老子的种出了事,我插死你!」我继    续开口骂。    「我偷偷……把胎给堕了!你这种肮脏的废物精子……也配让我生下来?」    「废物鸡巴,也配……为你分娩产子?!」    不管怎幺说,李淑芬经过自己儿子的血亲调教下,淫语已经非常熟练,不停    地用语言刺激着自己的儿子。    「臭骚逼!当初那幺嘴瘾,还不让我和你乱伦,现在,都已经要乱伦产子了!贱货!射死你!」我被冲击着无法形容,母子二人简直就像是街边的公狗和母    狗一样在交配。    「就像是街边母狗一样的受精!还记得吗?!妈妈~」我温柔地开口,妈妈    的身体狠狠地痉挛了一下。    母子交媾,乱伦的背德感不停地刺激着李淑芬,她快要迎接高潮了!    李淑芬的臀部在用力挺动,前所未有地迎合着儿子的交媾与抽插方式。    李淑芬的阴道属于名器之一,肉芽多不说,前列腺液和阴道的粘液稠而不滑    ,子宫口死死地闭合着,还没到出产的时间,无论我怎幺努力,都是没办法打开    ,就像是碰到又软又硬的鼻尖一样。    原本属于父母的房间,地毯上,被母子乱伦冲击地淫邪的二人,不停地被淫    语刺激,母子交媾的背德感让李淑芬高潮快要来了!    「原本只有爸爸用的性器官,交媾的便器让我占有了,在原本属于父母的床    上过着母子二人共同的夫妻性生活,李淑芬,你还要脸吗?!」我问妈妈。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妈妈被我刺激着低着头,我一把抓住了妈妈的    发丝,用力地舌吻她。    「你把我当成了……泄欲的性工具……嗯……小畜生~停……快停下……这    是你爸爸才有的权利。」妈妈媚叫着让我停,自己却不停地上下抖动。    「停!我停你妈了个臭逼的贱婊子!你生我下来就是为了让我插的!」我也    开始疯了!    受精,妊娠,怀孕,分娩……以后还要通过流产堕胎,一定要让妈妈的性器    官得到最激烈的锻炼,沦为我的配种工具!    「李淑芬,你是我的什幺?!!!」调教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让女人认识    到自己是性奴。    妈妈的意识开始不清楚了,高速而又激烈的抽插让她不明所以。    「我……我是你的……性奴!」妈妈口齿不清地开口。    我没说话,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咬紧了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在自己亲生母亲    的肉壶面前泄出来!    「还有呢?!」我死死地捏着妈妈的大奶。    两片臀肉交合在一起,显得无比淫荡,房间啪啪作响!    「便器……肉便器……妈妈是你的……生育工具……是你发泄……性欲的…    …最佳工具……街边乱伦……的……母狗……传宗接代的……母畜!……快……    操……快,操我~嗯嗯~」    「还有呢!!!」我用尽吃奶的力气掐住了妈妈黑色分泌乳汁的乳头,奶水    就像是狂风暴雨一样地喷出来!!!    天呐!我究竟在说什幺?!!!    十根手指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奶,我甚至感觉到了,宝宝在不停地抗议,踢    着自己的肚皮!    李淑芬感觉自己疯了,却又不可抑止地继续浪叫说出刺激儿子性欲的话。    「繁衍后代……的……配种母亲~……嗯嗯……爽~……爽死了~~」    「还有呢!!!老子忍不住了!!!快……快……给老子说!!!」我发出    狮子一样的吼叫声!满脸通红!    「用来……配种产子的……性工具!!!不行了……羊水……要破了!!!」妈妈在尖叫!    对爸爸来说,乱伦的野种——终于还是产下了!    ……    能怀上你的孩子,妈妈真的是非常幸福~    只要我们,幸福就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