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完]

一阵晕眩中清醒,赵楷儒下意识的出声。  「啊,好痛」  一双手将他抱起,安抚的轻拍他的背。  勉强的张开眼,正对的脸是赵楷儒极为熟悉但又陌生的。  「小覆?是你吗?」  「是我,爸。爸,你回想看看昏倒前的事,其他的我再跟你说明。」将赵楷儒放回床上,赵楠覆习惯性的揉搓太阳穴。  「昏倒前的事?我昏倒了?我怎麽一点印象都没有?」看了真的是什麽也想不起来的赵楷儒一眼,赵楠覆改而对站立在床另一边的中年人吩咐:  「福叔,拿镜子跟热粥来。」  「是,少爷。」  「小覆,我们家什麽时候请佣人了?」  「爸,今年是西元几年?」  不回答赵楷儒的问题,赵楠覆反问。  「1990年,我记的很清楚。小覆,你不用去上课吗?」「爸爸,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事,如果不能接受就当我没有讲。」「啊?你、你搞大别人家女孩的肚子了吗?!小覆啊!你怎麽这样」「唉。爸,今年是西元2004年,你今年57岁,我今年28岁。三天前,你在A市的实验室爆炸了,你虽平安,身体却退回了 ,很不幸,所有参与研究的人员都发生了这种现像,且照你方才的说法,你的记忆也跟着退回了14年前,解决的方法怕是找不到了。」「啥?」  「老爷,镜子。」  愣愣的接过镜子,赵楷儒一看就知道自己真的变年轻了。  「那、那你妈呢?」  「妈在12年前就因为车祸过世了。」  赵楷儒一下受不了事实,头晃了两下,再次昏了过去。  将赵楷儒再次抱进怀里,赵楠覆亲了亲赵楷儒的额头。  「福叔,打电话告知建豪、馨淳和先泉我目前的状况,和他们说我暂时不回去了。D市的别墅整理好,我们改住到那里去。」「是。那小少爷」  「没关系,先泉会照顾他。」  虽然赵楠覆心中百感交集,但是他知道,高兴与兴奋大于其他感觉。  「爸,这一次」  过份秀气的五官让赵楷儒看起来比 还要小很多,而常年的实验室生活外加倒退的记忆,让赵楷儒真有那麽一点天真无邪,不解世事的味道。虽然说讲难听一点,赵楷儒这样也可以叫做白痴。  「小覆!你看!飞机!好多好大喔!」  身上穿着赵楠覆新帮他买的浅蓝色格子上衣和牛仔裤,赵楷儒兴奋的指着停机坪上的飞机大叫。  「我们家的。」  伸手整理赵楷儒乱掉的头发,赵楠覆低笑。  「啊?」  抱起愣掉的赵楷儒,赵楠覆心情很好的登机了。  一直到飞机起飞,赵楠覆喂他吃小点心时,赵楷儒才恢复过来。  「小覆啊!我们家什麽时候有了那麽多飞机啊?」「5年前。」  「喔。为什麽要买那麽多飞机啊?」  「一来可以赚钱,二来可以坐免费飞机,三来我很无聊。」「啊?」  往赵楷儒大张的嘴巴里塞进乳酪蛋糕,赵楠覆偷亲了赵楷儒的脸颊几下。  在坐完飞机又换坐火车后,两人来到了D市。  一到D市,赵楷儒就不安份的到处乱逛,好几次都险些给人车撞了,好在赵楠覆都会及时将他拉回身边。  「你看!好可爱的水果喔!」  「这是D市特有的水果之一。」  「小覆!你快看!好大好漂亮的房子喔!还是盖在小岛上耶!」「爸,那就是我们在D市的房子。」  「啊?什麽时候买的?」  「6年前。」  在岸边准备要坐游艇去岛上时,赵楷儒硬是要赵楠覆先上船,他自己自顾自在岸边玩起水来了。  「哇!水好凉喔!」  「爸,那里水深,小心点。」  「我才不怕!哇!咕噜噜~~救、救命啊!」  才说完,赵楷儒脚底一滑,就这麽沉了下去。  「爸!」  赶紧跳下游艇将赵楷儒抱上岸,赵楠覆心脏都快给他吓停了。  倒是赵楷儒喘过气来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直呼好玩,气的赵楠覆将他甩上肩膀,直接开游艇到岛上去了。  要有不知好歹比赛的话,赵楷儒应该会有不错的成绩。  「小覆,你怎麽变的这麽一本正经?我记得你小时候明明很贪玩的。像有一次啊,你到海边去,傻呼呼的抓了一条海蛇玩呢!」吃着赵楠覆洗好处理好送到嘴边的D市特有的5种水果,赵楷儒边吃还边不停的说。  「很多事情,都是会改变的。爸,我在岛上养了一些动物,都很凶,你别去玩弄它们。」「不要,你越这样说我越想去跟它们玩。」  「爸」  「唉,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可是如果是它们自己来找我玩,我可不管喔!」「嗯。」  赵楠覆才将赵楷儒抱下游艇,去和福叔讲几话,回头就看到赵楷儒被老虎扑倒在草坪上,老虎张口咬。  「小黄!不可以!过来!」  老虎听到赵楠覆的命令,立刻离开了赵楷儒跑向赵楠覆,长尾摇啊摇的,好不亲热的贴到赵楠覆身边磨擦着。  「乖乖,先带大家进屋里去,等等再陪你们玩。」弯腰拍摸老虎的背,赵楠覆给它下了另一个命令。  很显然它是听的懂的,只见它长啸了一声,各种动物从小岛的各处或钻或爬或飞的进了屋子里,而它了赵楠覆的脸,也进入了屋子。  在确定它们都进屋里去后,赵楠覆坐到还躺在地上,馀悸犹存的赵楷儒身边。  「爸,为什麽都不听我的?要是今天小黄不是那麽听话,我是不是就要失去你了?」原本想说些话来反驳他的赵楷儒,在看到赵楠覆流下的泪后,只能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爸,这里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带你来的地方,只可惜你从来就没有空闲时间给我。」抬头望着无云的天空,赵楠覆扯开话题。  「我还以为你这孩子是不会哭的,原来你不只会哭,还是个水龙头啊!」好不容易恢复过来,赵楷儒哈哈大笑的拍赵楠覆的头。  「」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赵楷儒,赵楠覆深刻觉得自己的神经还不够结实。  「乖乖,爸爸也是希望能给你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才那麽努力工作啊。」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慈爱的笑容,赵楷儒递给赵楠覆一条皱巴巴的手帕。  「不用了,谢谢。」摇头拒绝手帕,赵楠覆摸摸赵楷儒的头,再次叹气:「唉爸,我们家的经济来源从来没有是你过。以前妈还在时是妈,妈走后换成是我,你研究室的经费常常是赤字,都是靠妈帮你弄的基金才能继续下去的。唉,当然,你有时号称失败的研究成果,所带来的意外效果倒是不失为好发明。」「啊?是真的吗?我怎麽都不知道?」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是吃晚餐的时候了。」抱起赵楷儒,赵楠覆觉得自己似乎又老了好几岁。  赵楷儒的晚餐是坐在赵楠覆的腿上吃的,因为只要他一离开赵楠覆,动物就会像发狂一般的扑向他。  根据赵楷儒很大声的偷偷问福叔得到的回答,是因为这些动物们在吃他的醋。  赵楷儒有点怀疑,有点无聊,于是秉持着科学家爱实验的本性,他故意作了几个动作。  动作一,双手环上赵楠覆的脖子,一附很亲热的贴在赵楠覆的耳朵边说话。  实验结果,一只狼垂着耳朵尾巴奔出房子,两只花豹嘴巴大张,双眼睁的跟什麽一样大。  动作二,摆出奇异角度像是跟赵楠覆kiss一样。  实验结果,两只老鹰从抓着的木棍上掉下地来,更多的动物飞奔出房子。  动作三,让赵楠覆喂他吃东西。  实验结果,除了退到墙角去低呜的小黄之外,其他的动物不是离开房子,就是昏倒在地。  对于这样的实验结果,赵楷儒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兴趣。  当然,他是不可能发觉自己的心底,有那麽一些些的酸味在。  看赵楷儒习惯性的揉搓肩膀,赵楠覆知道赵楷儒又开始想一些嗯,不算太好的事。  除了吩咐福叔多准备一些动物们爱吃的去安慰它们之外,赵楠覆决定之后尽可能的不要让它们和赵楷儒相处,毕竟两边都是自己的宝贝。  「爸,要不要玩鞭炮烟火什麽的?福叔有帮你准备了一些安全又好玩的,要试试吗?」转移赵楷儒的注意力,赵楠覆绝对是个中高手,只是对他来说,这是非到不得已的非常手段。  「我要玩!当然要!」  虽然实验意外是有一点影响赵楷儒的个性,但是基本上的个性还是改变不了的。  「走吧,我们去外面玩去。」  静静的坐在草地上看赵楷儒灿烂的笑容,和被各式各样烟火渲染的星空,赵楠覆心中有快乐、满足,也有着许多说不清,理不明的情绪。  这使赵楠覆嘴角的微笑,看起来是那麽的虚幻。  夜深了,将玩烟火玩到累的赵楷儒洗好澡送到香软的床上,赵楠覆出了房子。  半夜,觉得有点冷的赵楷儒醒了过来,茫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抱起枕头,他离开了房间。  走啊走啊走,赵楷儒靠着直觉准确的来到了赵楠覆的房门口。  歪着头看了房门好一会,赵楷儒伸脚踹门。  「开门!开门啦!呜哇啊啊~~小覆~~!你不要我了吗?哇啊啊~~!」赵楠覆人是不在房间里的,但赵楷儒的哭声大到传遍了整个岛,他想不听到也不可能。  轻叹一口气,赵楠覆跳下树屋,跑回屋里。  一群闻声而来的仆人保镳挤满了走廊,但没人敢去碰赵楷儒或说些什麽话,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走过人群抱起哭累靠睡在门板上的赵楷儒,赵楠覆叹息的看着已经被踹出洞来的可怜门板。  「少爷。」  身穿水蓝色凯蒂猫睡衣,带着一顶同花样睡帽的福伯由人群中站出。  「抱歉吵醒你们了。」  对众人点头致歉,赵楠覆拍抚尤抽着鼻子哼哼哼的赵楷儒。  「不要这样说啦少爷!」  「就是啊就是啊!少爷。」  「这没什麽的啦!少爷。」  「大家回去睡觉吧,夜深了。这门板,就明天再说吧。」「少爷晚安!」  「大家晚安。」  将赵楷儒带回他自己的房间,赵楠覆拧了条热毛巾帮他擦脸,看着赵楷儒那哭红的鼻子,赵楠覆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叹。  「真像个孩子。」  吻上那红唇,赵楠覆喃喃自语。  将赵楷儒搂在怀里,赵楠覆12年来第一次没有作恶梦的睡了。  隔天,醒过来的赵楷儒在看到身旁的赵楠覆时的叫声,再一次传遍了小岛。  早餐时赵楷儒的问题,更是让所有听到的人倒地不起。  「小覆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房间装门板啊?为什麽整个屋里就只有你的房间没装门板啊?」「爸,吃早餐吧。」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不是吗?  蒙胧中感觉身体人儿有了动静,赵楠覆长臂一伸,将快醒的赵楷儒搂进怀中。  「不要叫,爸,是我。」  张开眼,赵楠覆拍抚正开口尖叫的赵楷儒的背。  没办法,晚上不陪他睡,就哭的踢他的房门,陪了他睡,早上又忘记是谁在他身边,放声尖叫,只好陪他睡再比他早起了。  「小覆?嗯嘿嘿~给爸爸亲一个~」  在看清楚后,赵楷儒在赵楠覆怀里磨蹭了好一会后,伸手捧住赵楠覆的脸,就是一个法式热吻。  「好香喔~再给亲一个~」  像是亲上了瘾,赵楷儒搂着赵楠覆的脖子亲个不停。  赵楠覆当然是放任他的,何乐不为呢?  等赵楷儒亲够,赵楠覆会抱着赵楷儒去浴室,赵楠覆洗澡,赵楷儒刷牙洗脸。  浴室很大,洗澡和刷牙洗脸在不同地方,但赵楷儒总爱偷偷蹲在洗澡间的门口,偷瞄赵楠覆洗澡,然后再在赵楠覆注意到前跑回房间。  对于赵楷儒这样的举动,赵楠覆真的是啼笑皆非,他可以确定,赵楷儒不是因为喜欢看他洗澡所以才偷看,但他真的不知道赵楷儒为什麽偷看。  放赵楷儒在洗脸处,赵楠覆开口问:  「爸,为什麽你要偷看我洗澡?」  「啊!你为什麽会知道?」  赵楷儒如同触电一般,向后跳了好大一步,赵楠覆感觉彷佛看见了一只,作错事被人当场发现,全身毛都竖起的猫儿。  「如果换做是你被偷看,你会没有感觉吗?爸,我要原因。」伸手轻摸赵楷儒的头,赵楠覆的双眼因为笑意而发亮。  「真的吗?那你会生爸爸的气吗?」  抬头偷偷观察赵楠覆的脸色,赵楷儒怯生生的说。  「不会。说出你的原因吧。」  赵楠覆眼中的赵楷儒身后,正抖动着一条猫尾巴。  「我说了喔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洗澡嘛你长到这麽大,我都没帮你洗过澡,我这个作爸爸的,感觉好不尽职喔!好啦好啦~让我帮你洗一次看看嘛~~小覆~」紧抓着赵楠覆的睡衣,赵楷儒的双眼中写满了祈求。  「好。」  考虑了一下下,真的只有一下下,赵楠覆答应了。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  当赵楷儒将睡衣一下脱的精光,回头对他灿烂又羞涩的一笑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从没流过鼻血的赵楠覆,在今天体验到了流鼻血的滋味。  7  在历经了血流如注的共浴之后,因贫血而头晕的赵楠覆坐在餐厅里心想,这种血淋淋的经验他不可能再体验第二次。  当然,他又错了。  似乎只要和赵楷儒扯上关系的事,赵楠覆没有一次准的。  帮自家儿子洗澡,只是赵楷儒的补偿行动其中的一项而已。  说到照顾小孩,当然不能不提到做吃的给小孩吃啦,所以赵楷儒换上了围裙,准备大展身手。  看赵楷儒的正面是没什麽,只不过围裙长了点,围裙本身梦幻了点(粉蓝色有蕾丝花边),但当他一转到背面,赵楠覆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开始滴滴答答了。  刚洗完澡贪凉的赵楷儒,在围裙的里头,只有穿一条小短裤,白析的肩、颈、背、腰、腿,通通是一清二楚,那条小短裤穿了比没穿还诱惑人,让人更想脱下来一窥究竟。  「爸,你、你能不能不要穿这样?」  拿手捂住鼻子,赵楠覆不敢再看的退出餐厅,坐到客厅沙发椅上去隔空喊话。  「为什麽?这不是所谓的吗?福叔他们说我穿这样你会喜欢的,难不成你不喜欢吗?」追着赵楠覆出餐厅,赵楷儒弯腰帮赵楠覆擦拭鼻血。  赵楠覆正要开口说些什麽,一张眼,正好就是赵楷儒围裙的领口,纤细的锁骨和嫩红的两颗小是一览无遗。  「啊!小覆!快来人啊!小覆昏倒了!」  赵楠覆的一个早上,就这麽在鼻血中过去了。  当然,就赵楠覆这麽经不起诱惑的现况来看,他要成功将赵楷儒吃下腹去,还有很大很多的努力空间。  8  「小覆~小覆~」  用汤匙戳弄着碗里的汤圆,赵楷儒偷瞄着坐在对面,神色不太好的赵楠覆。  「嗯?爸,怎麽了?」  天知道赵楷儒是多麽想离开餐桌,他从不挑食,但最怕看到汤圆了。  这就要说到当赵楠覆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了,那时他才9岁,兴高彩烈的上了餐桌,吃下了往年都很期待吃到的汤圆时他噎到了。  赵楠覆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一颗芝麻汤圆。  「你不吃,我也不要吃了陪我吃啦!小覆~~!」拿着碗跳下餐椅,跑到赵楠覆的旁边,赵楷儒跳坐上赵楠覆的大腿,撒娇道。  「爸,我不吃汤圆的。」  「为什麽?汤圆这麽好吃,你为什麽不吃?」  对赵楠覆来说,这真是难堪的回忆,但一看到赵楷儒闪亮亮的眼神,赵楠覆也只得叹了一口大气后,乖乖的老实招来。  「小时候被汤圆噎过。」  「喔~这有什麽嘛,我也常被汤圆噎到啊,但我还是很爱吃汤圆。我妈妈也就是你奶奶常说:「过什麽节就要吃什麽东西」,所以过冬至怎麽可以不吃汤圆呢。」「可是」  「要不然我咬一口再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噎到了。」「我有更好的主意。你先吃一口。」  「喔。」  等赵楷儒咬了一口汤圆后,赵楠覆覆上赵楷儒的唇。  这下,不管是芝麻汤圆还是什麽汤圆,赵楠覆都不会怕了。  「爸,冬至快乐。」  「嗯哈小覆,你也冬至快乐」  「爸,再来颗汤圆吧。」  愣愣的由赵楠覆怀里坐起身,赵楷儒觉得自己有一点被福叔和仆人姐姐们骗了的感觉。  越想越难过,赵楷儒嘴一瘪,哇哇大哭了起来。  赵楠覆被吓醒,连忙安慰着:「怎麽了?为什麽哭了呢?」「很痛很痛啊!她们还骗我说不会痛的呜哇~~人家的小屁屁啊~~~」让赵楠覆去安慰赵楷儒,我们先回到一星期前看看事情的原由。  「福叔!姐姐们!你们在看什麽啊?」  骑在小黄身上逛着房子里的每一个房间,赵楷儒逛到了一间正放着影片的房间。  「小老爷~来来来~来给姐姐们抱一个~~」  「啊啊~小老爷~你今天还是一样可爱可口~」  「小老爷~嗯~爱死你了~给姐姐亲一个~~」  众女仆招呼着赵楷儒,又是饼干果汁,又是香吻拥抱的。  「回老爷,我们在看同志小电影。」  清一色粉红色女仆装的一群女人中,就只一个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不作第二人想,就是福叔。  「什麽是同志小电影啊?」  不知道自己进了贼窝,赵楷儒还好奇的张大了双眼,天真无邪的继续问下去。  「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亲密接触~」  「爱情的最高表现~」  「理性与兽性的挣扎~」  「完美的最佳注解~」  尖叫伴随着一堆回答,赵楷儒很诚实的开口说了句,一星期后让他可爱的小屁屁痛的关键句:「我不懂。」「「我们教你!」」  就见一屋子女仆嘴边升起了奇异的笑容,福叔手中摇控器连按三下,房间的墙壁顿时变成了放满了书与影带的书架。  在同人女女仆们和同志管家福叔的特训下,咳,可爱又清纯赵楷儒已经的差不多了。  对天生学习能力强的赵楷儒来说,现在就只差付诸实验不再纸上谈兵了。  于是乎,三天前的晚上,赵楷儒洗的香喷喷,自己送上门去给赵楠覆吃乾抹净了。  关于吃的过程,请洽福叔,他已经拷贝了许多份,DVD、VCD、影带应有尽有,只要是同人女全都免费大方送~~好,回到现在。  现在赵楷儒已经不哭了,他想了想,也许是自己露了什麽步骤,于是跳下赵楠覆的腿,跑去跟福叔等人商讨实验结果了。  赵楠覆被冷落在床上,一脸铁青。  话说赵楷儒那一去找福叔和女仆们讨论后,就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赵楠覆这一个星期可说万分煎熬。  赵楷儒是夜夜软求硬磨的上了他的床,**后,往往天一亮又跳下他的床往那秘密房间去。  赵楠覆觉得自己很像禽兽,明知道赵楷儒没回应自己的感情,却还是吃乾抹尽了投怀送抱的赵楷儒。  于是呢,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深夜,赵楠覆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那叫之凄厉啊,可把岛上所有的生物都给吓醒啦!  然后天没亮,赵楠覆就一句话也没说的乘船离岛了。  赵楠覆后脚一离岛,福叔和女仆们就已经围住还愣在床上的赵楷儒。  「小老爷啊?你刚才为什麽叫的那麽大声?」  「不只大声啊!还很凄厉呢!」  「哇~吓的人家现在还在发抖啦~~~」  「小老爷?小老爷!回神喔!」  只见赵楠覆愣愣的看了看众人:「那惨叫不是我叫的,是小覆。」「「啥?!」」  等赵楷儒吃过了早餐后,就一语不发的进赵楠覆给他在岛上准备的实验室去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福叔、女仆们、和动物们,在那实验室的大门前轮流排排站。  十天后,一直没离开门的小黄第一个发现门打开,可是走出来的人却让它有些认不出。  「小黄~好乖啊~一直在等我是吗?」  拉高的身材,脱离童稚的声音,可味道又是那麽的熟悉。  摸摸小黄的大脑袋,赵楷儒摇晃手中,装着桃红色不明液体的玻璃试管,灿笑。  11  身为赵楠覆打国小就认识,一直到大学都同校,打小做好事和坏事都一起的最佳死党,柳先泉怎麽可能看不出,赵楠覆这十三天来是心事重重呢?  可──我们柳大少爷是一点去关心了解的心情都没有,不提赵楠覆那他太了解的闷葫芦个性,他自己也是心事重重。  身为他们两人的贴身秘书,兼知心好友的刘建豪和林馨淳,也无意解开他们的心事,因为这两个人越是心事多,工作起来就越卖力,顶头上司肯做事,肯多做事,肯把他们的事都给做了,反正薪水照领,何乐不为呢?  于是~在众人都无心过问关心之下~~~麻烦上门了。  「欢迎光临赵氏企业,请问能为您做什麽服务呢?」大门欢迎光临的铃声响起,柜台小姐制式化的说了应对话后,才抬起头看柜台前是来者何人,一看之下,当场她就吓昏了过去。  哪里是个人站在柜台前,是小黄两个前脚搭在柜台上,张着大大的虎嘴巴冲她笑啊!  「吼~」  一见柜台小姐倒地上去了,小黄立马朝后轻吼一声,福叔慢条斯理的由小黄身后走近柜台。  看了一眼,确定柜台小姐会昏很久后,福叔对着耳机形对讲机发话:「成了。大伙进来吧。」众女佣身穿野战服,耳带对讲机,手拿步枪、手枪、开山刀等武器,簇拥着身穿黑牛仔裤白衬衫,手里抱个超可爱 的赵楷儒进大楼来。  「唉呀~好轻松就进来了,真不好玩~~」  「就是嘛!连保全都是小黄笑一个就放倒了,我们都没个出手的份。」「这又有什麽不好的,等会不就有我们发挥的地方了?」「是啊是啊,我很期待看到少爷的反应呢!」  众女佣笑语连连,活像是正在远足郊游。  「小黄好棒啊~」  伸手拍拍小黄靠在腿上讨好的大头,赵楷儒赞美小黄。  「吼~」  小黄得意的轻吼了声。  「老爷,我们上楼吧。」  福叔驾轻就熟的拿着员工磁卡开启电梯,按着开门键,对赵楷儒行了个请进的手势。  「福叔,你哪来的磁卡?」  「呵呵,老爷,要是连这点小东西都拿不到,我这管家还能当管家吗?」「是~我就知道福叔最棒最利害了~~什麽都难不倒你。」赵楷儒也不吝啬,大大的赞美了福叔一番,给足了福叔面子。  众女仆依旧笑笑闹闹的跟着赵楷儒进了电梯,福叔由口袋掏出把小钥匙,转开电梯锁着的隐藏控制版:「本电梯将直达28楼总裁室~~呵呵。」12  今天,赵氏企业平时生人勿近、危险重重的28楼总裁室,一反常态的人潮汹涌,瞧!不少职员还把便当和茶壶都带来了,就这样坐在走廊上看热闹,好不快乐。  隔着一扇门和一道残破墙壁的总裁室里,赵楠覆和柳先泉的脸色可不好。  「福·叔,你能解释一下吗?」  怒极反笑,赵楠覆的笑容可比太阳那般灿烂了。  反观他身旁的柳先泉,他脸色可青了,已经到了一种发黑的地步,他好话说尽、威胁加利诱,可爱的赵家小少爷,赵宝贝就是不离开赵楷儒的怀抱,也不肯跟他说一句话。  「老爷说想见你,所以我们就先到大宅去,您不在,老爷正好看到小少爷的照片,所以我们就去到柳少爷的大宅,接了小少爷后,我们就到这儿来了,以上,报告完毕。」摆弄着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下午茶具和蛋糕、水果、点心,福叔笑容可掬的边回答,边倒出不知道什麽时候泡好的水果茶。  总裁室以沙发间桌子为界,右边赵楷儒抱着赵宝贝,两人早已你一口我一口,吃蛋糕吃的快乐非常,两人坐的沙发四周,众女佣不知什麽时候换回了粉红女佣装,姿势百分百撩人的或站或坐,衬着不知道什麽时候出现的玫瑰花海,喔,闪亮万分的,传说中的成人游戏片中,剧情还未开始,用来引人入戏的超完美诱人CG图,现实版啊!  走廊外不时传来吸口水的声音,还有女职员们兴奋讨论着,正太和美 的声音。  反观桌子的左手边地上东一块西一块墙壁的残骸,两大总裁的背后阴风不断,头上乌云密布,平时可说是帅的脸,现在可是好比阎罗王,总之,在两人的怨念作祟下,空间感觉也有些扭曲了,可怕啊~可怕喔。  当然,有右边的美景看,谁会往左边看去,是吧?  颤抖着手,柳先泉跟赵楠覆同时伸出了右手,伸向了桌子是忍受不住要翻桌了吗?!  福叔看了眼刚刚,偷偷先黏死在地上的四个桌脚,安心的帮赵楷儒再切了一大块蛋糕。  白骨磁茶杯里的茶水轻晃了一下,而后水波不兴,翻桌不成的是柳先泉,而赵楠覆已经平静无事的喝着水果茶了。  神经粗也许是会遗传的?柳先泉看看早先被炸坏的墙,再看看正和乐融融喝着下午茶的赵家祖孙三人,大叹了口气下了这个结论,然后跟着吃起蛋糕。  啊啊~果然是物以类聚啊!不是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吃完下午茶后,赵宝贝紧抱着赵楷儒脖子睡了,赵楷儒则是靠在赵楠覆肩膀上,眯着双眼昏昏睡。  柳先泉见状,才伸出手想抱走赵宝贝,就给赵楠覆狠狠瞪了一眼,眼神之中明显表现出,现在是的意思,外加众女仆手中武器的威胁下,柳先泉只得默默的离开伤心地了。  谁又知道柳先泉这一走,竟会是十年后才再相见了。  说真的,在那麽多人的注视下,要旁若无人的睡觉,还真不是简单的一件事。  虽然赵宝贝可以做到,但赵楷儒可不愿意,他在赵楠覆耳边讲了几句,赵楠覆必杀的眼神,立刻往破墙那头的围观人潮射去。  毕竟是为人下属,吃完的便当盒、水壶、照相机、底片等东西收拾好,人潮识趣的散去。  人潮散去后,小黄一下从桌底窜出,虎吼一声,摇晃了两下尾巴。  福叔会意的切了好大一块蛋糕,放地上给它吃。  等赵楷儒跟赵宝贝舒舒服服的睡醒时,天已经大黑了,两人也由赵氏企业大楼28楼,回到了赵家大宅。  坐在床上,小小声讲了一会话,就见两人不约而同灿烂微笑,八成是达成了什麽协议。  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赵楷儒和赵宝贝在楼梯口分开行动,因为两个人的目的地不同。  赵宝贝要去厨房,吃空冰箱里能吃的东西,而赵楷儒要去赵楠覆房间。  做什麽?那还用问了?当然是夜袭啊!  蹑手蹑脚的开了赵楠覆的房门,赵楷儒从口袋掏出几个奇怪的试管。  藉着门缝下透过的走廊光线,赵楷儒看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要的那根试管,打开软塞,咕噜咕噜一口喝乾里头的粉红色不明液体,赵楷儒的身型一下抽长。  看着自己变大变粗的手掌和手指,赵楷儒得意的对空比起了胜利手势。  『草莓口味成长液』大成功~~~YA!  得意了好一会,赵楷儒想起药效只有三个小时,连忙往床铺奔去在离床只有五步的地方,赵楷儒给东西绊了一下,一下摔到睡的正熟的赵楠覆身上,这下可是夜袭不成了,要夜袭的对象都给一压吵醒了。  顺手搂住身上人儿,赵楠覆按开床头灯──  气氛凝结了一分钟,然后赵楠覆再一次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呼呼,时节正逢农历七月,喝了生长液连带头发也变长,还因为摔跤时咬到嘴唇流了血,在床头灯的微弱光茫照射下,赵楷儒活生生,就像是七月半的好兄弟啊。  赵楠覆生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好兄弟』,于是乎,又是一次半夜惊人的惨叫事件发生。  之后好几天,赵家大宅周围的住户个个是人心惶惶啊!还有多人报警,信誓旦旦的说赵家大宅里发生了凶杀命案,为此警察伯伯还上赵家大宅盘问了好几次呢!  14  虽然夜袭计划失败了,但赵楷儒可没有放弃,上次的『草莓口味成长液』是他加水稀释后的成品,高纯度的(桃红色的)草莓口味成长液,他可是多的很,要多少有多少。  站在屋顶上面向夕阳,赵楷儒握拳后高举双手大喊:「我不会认输的!我一定要反压成功~!」常言道,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虽然不能判断赵楷儒是天才还是白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论他是天才还是白痴,脑袋瓜里装的想法都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呵呵,小老爷的精神真好啊~~」  「哎~这就叫年轻真好吧。」  「不过少爷的情况可不好,大概是吓坏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上次有去求了收惊符,等会让福叔烧给少爷喝下就好了。」「嗯?可是福叔好像不在喔!」  「呼呼~我都忘了,现在是中秋前夕呀。不知道福叔那个中秋限定版的情人到底长怎麽?」「一定是个怪人吧!竟然喜欢福叔。」  「你不懂啦~这才叫做真爱啊~!」  「嘘,福叔回来了,我们快点去。」  基本上而言,我当旁白当的好累啊,这群人没几个是正常人,总是有一大堆迷样的用词出现(碎碎念)嗯咳!总之,又是一天平安的过去了,让我们期待夜晚的到来吧!  (不好意思啊,这是最后一集了,你是都没有在看剧本是吗?猪头。by毒舌导演)啥?结束了喔?通通拍完了?  (没错,你瞧赵难覆那个活见鬼的死样子,后面还拍的下去吗?他敢演老子还不敢拍呢!by毒舌导演)很好很好,那我回家睡觉去了,没个三、四十年的别来叫我起床。  (怎麽?还是没人给你这只会睡的笨蛋一个充满爱的热吻吗?我看你就快睡到变老头子啦,哈哈哈。by毒舌导演)zZ~zZ~zZ~zZ~  (白痴,在这种地方就开石起来了,真是笨死了。喂!老子先走人了,有事问编剧,没事各闪各的!by抱着旁白走人的毒舌导演)22490字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