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处女的坟地1-50完

(一)              在寂寞中我爱着             在痛苦中我堕落着               我不知道              是生活强奸了我             还是我强奸了生活              在城市之中舞蹈              在意象之中挣扎              我的灵魂出窍              我心自由飞翔              这是爱的昇华              也是痛的快乐              把思念酿成毒药               越想越上瘾           把理想筑成妓女的贞洁牌坊               越想越郁闷             我渴望着,我幻想着              青春如同处女膜              思想如同避孕套           他们正密谋着如何完美结合          人生的第一滴血已经染红了生活             我燃烧着,我祭奠着              幸福是种选择              成功是种打击             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们              还在享受的刺激          人生的玫瑰已凋零于处女的坟地  当楚如梦彻底地走出我的生活之后,我忽然感觉到一种久违了的孤独,它如同刮骨钢刀一样让人疼痛,于是,我翻开大学时代的日记,穿行于这些愤世嫉俗的文字之间,寻找一些光明与温暖,企图重温旧梦以疗伤治痛。无意间翻阅到这首写给自己和武汉这个城市的诗歌时,不禁感慨万千。  遥想当年,我曾一鸣惊人地断言:武汉,这个处女的坟地,它不仅埋葬着青春男女的童贞,而且埋葬着青春男女的梦想。现在我仔细品味着这句话还真有那幺点意思。武汉这个城市,位于中国腹地中心,九省通衢,189个湖泊星罗棋布,长江汉水水乳交融,龟蛇对峙黄鹤突起,珞珈人文底蕴丰厚,知音故事源远流长,而正是这些优越的条件使得武汉蓬荜生辉,如神州大地上一棵璀璨的明珠。记得曾经有人戏说武汉:武汉之大大似穹庐,藏汙纳垢,髒乱差,有容乃大;江城之水,水如墨镜,买空卖空,伪劣次,不水才怪。而我正是在这样的城市中长大,因此,我对武汉有一种特殊複杂的感情,正如我对楚如梦的感情一样,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是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她。  楚如梦,我的前妻,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在她的身上凝聚着武汉的精华与糟粕,毫不夸张地说:只要看到了楚如梦你就看到了大武汉,因为她的身上有武汉这个城市鲜明的印记与个性,她的脾气很暴躁,嗓门很粗很大,一开口就是你个婊子养的,你个八毛,你个龟孙子,谁都没想到我居然能忍受她这幺多年,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她骂人就像骂狗或者骂畜生一样,她骂人时所有的事物在她的眼里都是可恶至极的,而且她的表情极富有感染力,只要她一开骂,你就会变得萎缩和胆小,因为她的气势足以撼动山河,足以让你恨你爹娘为什幺没为你多生几张嘴巴。她是在武汉处处皆国骂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她就更能惟妙惟肖地表演出这种骂人的境界!  虽然她骂归骂,但是她还是很有几分姿色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她能极尽妩媚之态,让我能充分找到男人存在的自尊和意义!如果不是这些优点,我可能早就跟她拜拜了,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她会在不知不觉中移情别恋,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却一直都没有想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  我为什幺跟她离婚?首先申明不是因为我忍受不了她的谩骂才跟她离婚的,而是因为她有了个相好的,她提出来要跟我离婚,我不离不行啊,哪个男人愿意戴绿帽子呢?不过她还算有点良心,她将房子留给了我,将家中的全部积蓄全都拿走了!  她从我的房子搬走的时候还挤出几滴眼泪,算是分别的礼物吧,不过你还别说,她这几滴眼泪还真像个催情剂一样,把我弄得伤心欲绝!当时还真的让我感觉她离开我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我当时以为她离开了我,我就不会生活了,我就会像个行尸走肉的人一样,但是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想法是多幺的幼稚!因为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我失去她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棵树,准确地应该说是一棵草,但是我得到了整个森林,或者说我失去的只是锁链,但是我获得了自由!  刚开始,她离开我以后,没有人指责我这该怎幺做,那该怎幺做,也没有人命令我要收拾房间,打扫卫生!也没有人管我几点之前必须回家,夜深了不能打电话!总之,没有了她,我的日子才开始阳光灿烂,我的日子才真的像日子,我的生活才真的像生活!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就有些不习惯了,晚上回到家里冷冰冰的,我饿了也没人给我做饭,我的衣服髒了也没人给我洗,邻居都说我的身上散发出怪味儿,见了我就像躲避瘟神一样,我心里想:怪不得女人喜欢骂男人臭男人,原来男人天生本来就是臭的,女人天生就是来为男人治臭病的!  于是,我开始怀念楚如梦了,有她的时候,虽然我的耳根不怎幺清净,但是我至少会每天洗个澡,如果我哪天不想洗澡她就不让我上床睡觉,每天穿的衣服也是乾净的,我每天都可以吃到可口的饭菜。虽然她像《大话西游》里的那个唐僧一样喋喋不休,但是现在仔细想想她唠叨的好像还蛮在理的!  为了给自己一点安慰,我不停的给她打手机,可是她却总是关机,我想她肯定是跟她那个臭相好的  爽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关机回避我的,不然她的手机应该是可以打通的!  我又翻开我跟她的影集,可是我却怎幺也找不到,原来她将影集也当作私人物品带走了,我心里恨恨地骂道:这个女人真够绝情的,居然连一点回忆都不肯留给我!  有人说:丈夫是女人的第一个孩子,我现在是深有体会,没有了楚如梦,我就像个断奶的孩子一样,整天无所事事,整天精神恍恍忽忽的,更为要命是的我的家庭财政好像也出现了赤字。于是,我挖空脑筋想怎样才能填补赤字![ 此贴被横断在2018-03-02 19:38重新编辑 ]